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普通的小学数学教师,诚心的结交所有热爱生活,喜欢学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教室里的教育学(褚清源)   

2013-06-28 21:34:54|  分类: 班级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用心倾听心声《教室里的教育学(褚清源)》

美国著名教师雷夫的第56号教室,引发了人们对教室的思考和再认识。当我们从第56号教室出发,重新审视中国教室时会发现,雷同的布局、雷同的标语、雷同的黑板报,从硬件到软件,教室设计的同质化和文化的应试化倾向,凸显了学校教育的盲从和肤浅。我们似乎很少关注教室到底应该是一个什么地方,教室除了学习还应发生什么?

    
学生的学校生活是从教室开始的,对于这个学生最常停留的地方,我们更应该考虑,教室里到底应该有什么,才适合学生成长。有人说,雷夫的第56号教室之所以特别,不是因为它拥有什么,而是因为它缺少了一样东西——害怕。也有人说,第56号教室的秘密是人,当我们真正把教室里的人放大的时候,一定会遇见一个未知的教室。

学生喜欢什么样的教室

    正如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每个人心中理想的教室都是不同的。但无论怎样畅想理想的教室,都不能忽视学生眼中的标准。什么样的教室是理想的教室,学生喜欢教室的理由到底有哪些?学生自有不同的看法。

    
河南省长垣县步步高小学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建设学生喜欢的校园文化。这个学期刚开学,学校就围绕学生喜欢教室的理由进行了一项调查。参与调查的有329名学生,其中喜欢班级文化的有325人,主要集中于学生喜欢教室里可以展示自我的平台,喜欢教室里充满生命气息的生态角,充满书香味道的图书角;强调喜欢老师的有16人,喜欢班级同伴的有71人,这些孩子把自己的班级当作了他们的第二个家。基于这样一项调查,校长方玉英带领班主任老师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并依据分析的结果,对原有教室文化进行杀毒,删除那些学生始终不关注的文化,保留或放大学生普遍喜欢的文化。

    
与此同时,安徽省铜陵铜都双语学校英语教师褚瑾本学期开始做班主任。刚刚工作一年的她,上任伊始,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学生用文字描述自己心中理想的教室,并且发动学生重新布置自己的教室。学生许靖这样描述心中理想的教室:理想中的教室是一种不受约束、充满温暖、拥有家的感觉的地方;教室里有各种形状的课桌和凳子,每个小组分别涂上不同的颜色;地板上有软软的地毯,我们可以在课余时间坐在地毯上下棋、睡觉;暖色调的窗帘也可以为我们带来视觉上的温馨;图书角可以设计成吧台的样子,配上时尚的高脚椅,我们可以在这样非常的空间博览群书;班级的文化墙上用我们和父母的合影作为图案,让父母给我们的寄语替代那些冰冷的标语;教室的某个角落有每个小组认养的盆景;教室的入口处也可以放一张班级的全家福……

    
学生的创意让褚瑾感动不已,她发现当教师真正充分信任学生,并放手发动学生时,学生往往会贡献出成人预设不到的精彩。如今,褚瑾带领她的学生正在按照他们自己的想法建设教室文化。(下转2版)

    
关于教室文化的创设,河南开封求实中学校长张建平一直主张,学生才是教室的主人,教室的布置应由孩子们自主构思创意,孩子们参与到了教室的布置中,便融入了他们更多的梦幻、更多的个性,因而也形成了各具特色、多姿多彩的班级个性。

让教室成为教育实验室

    学生眼中的教室为教室功能和文化的改造提供了新的思维,那么,专家对教室是如何理解的?著名班主任工作研究专家王晓春曾专门研究了第56号教室的秘密。他通过对第56号教室的研究来表达自己对理想教室的追求。他认为,56号教室对于学生首先是一个生活环境,一个有吸引力的去处。然而56号教室并不是娱乐场所,不是网吧,它是学习的地方,只不过这里的所谓学习,指的是学习生存,而不是狭隘的学会功课。教室应体现生活化色彩,既不是以教师为中心管控课堂,也不是一味迁就学生的娱乐本能,而是在教师指导下,在这里过一种有意义有乐趣的生活。

    
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领导的新教育实验曾发起了缔造完美教室计划。他对完美教室的诗意解读是,一个教室,一个生活在同一教室中的人,应该是有着一群拥有共同梦想,遵守能够实现那个共同梦想的卓越目标的同志者。他们彼此为对方的生命祝福,彼此为生命中的偶然相遇而珍惜、珍重,彼此做出承诺,共同创造一个完美教室,共同书写一段生命的传奇。完美教室是根扁担,一头挑着课程,一头挑着生命。朱永新说。

    
本报总编辑助理、编辑部主任李炳亭曾在今年初的《课改预言》一文中首次抛出了课改:从课堂走向教室这一观点,引发了读者的关注。他认为,人们对教室的认识和使用一直存在一种误区,从概念上解读,教室在用来进行教学活动时叫课堂,泛指进行各种教学活动的场所;而教室是学校里进行教学的房间。课堂和教室其实就一直处在同一个维度内——它们都是场所

    
这样的解读是有问题的,教室更应该体现出教育实验室的功能,只有当教室真正指向于教育而不是单纯指向于教学时,教室才能发挥出它应有的意义。遗憾的是,在很多人的观念里,教室不是教育实验室,而只是从事教学的地方、学生学习的地方。李炳亭说。

    
他对教育实验室的诗意概述是:教育的母体、国家的雏形。按照他的理解,教室的改造应基于实现教室的三大功能,即学习场、生活场、精神场,这三个场一起构成了教育实验室的内涵。

    
河南民办教育共同体理事长王红顺非常认同教育实验室这一理念,我们的教室里太缺乏可利用的学习资源了,教室的功能被严重窄化。他主张,对传统教室要敢于在教室的味道、教室的色彩、教室的文化等方面进行全面的改造升级,要把教室打造成资源丰富、功能齐全,利于学生自学、合作、探究的学科实验室、学科功能室。

    
无论是学生的畅想还是专家的研究,理想教室的模型已经在国外不同程度地得到了落实。上海中同学校建筑设计研究所所长吴奋奋,把自己的身份定位于建筑学和教育学之间的学科翻译。他曾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介绍了美国的教室:美国新建学校每间标准教室面积大多为100平方米到120平方米,可以容纳24个人左右,小组式的学生座位只占教室一半的面积。教室空间的宽松保证了平面功能分区:教室里一般都有阅览区,放适量可供阅读的书籍,而且有一组沙发或者一块地毯,学生们可以很舒服地坐在上面看书、学习。每间教室还布置了一个配备几台电脑的上网区或电子学习区,学生可以在课堂上检索、查阅各种资料和信息。黑板和主墙已经弱化,取而代之的是大大小小的屏幕和至少三面的展示墙。在美国的标准教室里,没有高出教室地面的讲台,没有高于学生课桌的讲桌,教师讲课的位置是不固定的。教室一侧通常有一个操作台,台上除了配有洗手池,还配置了一些常用的工具和设备,小实验或小的动手操作活动均可以在操作台上完成。

李虹霞的幸福教室实践

    雷夫的第56号教室演绎了奇迹,在山东有一位雷夫式的女教师,她在自己的幸福教室里同样演绎了奇迹。她就是山东省潍坊市北海双语学校一名普通的班主任李虹霞。近年来她一直与学生和学生家长一起建设着那方独特的教室空间,他们的教室有一个温馨的名字叫幸福教室

    
我喜欢我的教室,喜欢教室里的孩子。我有一个小小的梦想,那就是创造一间幸福教室这是李虹霞在自己的一篇日志里写下的文字。

    
幸福教室建设得到了学校的大力支持。学校专门为她提供了一个面积远远大于普通教室的超大教室。幸福教室的功能区划分和文化的布置与普通教室明显不同。教室的四周是特别定制的微型书架,书架上是学生精心呵护的植物,书架里摆满了适合学生阅读的上千种读物,这么多图书不是学校配置的,而是学生自己的图书,大多是这个班的毕业生留给学弟学妹的礼物;教室中的一个展架是用来专门摆放学生自己喜欢的玩具或工艺品,这里同时是他们班级旅游课程的一个展示区,每年寒暑假家长带孩子外出旅游时拍下的精彩照片,或者购买的反映当地风土人情的礼物,可以放在这里与同学们分享,与此同时,学生还要承担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向全班同学讲解自己外出旅游的所见所闻所感。教室里有两台电脑,一台是教师办公使用的,一台是专供学生学习使用的。教室里墙壁文化、横梁文化的主角都是学生,这里不仅有学生的书法作品,还有学生的作文、照片等,到处散发着成长的味道。更吸引眼球的是,幸福教室的成员不仅仅是教师和学生,还有学生家长,家长们都是李虹霞的粉丝,他们支持并实际参与到了幸福教室的建设。教室里的很多设施都是由班级家长委员会的家长们购置的,家长委员会有专门的财务和出纳,协助李虹霞经营好这个幸福教室。

    
在这个幸福教室里,学生的幸福不仅来自教室环境的改变,还有幸福教室功能和内容的改变。

    
一间教室容量的大小和幸福的多少,应该取决于这间教室里教师的视野、教师的智慧和教师的气度。因此,围绕教室里孩子们的困惑和需要,我开始设计幸福教室的内容.开发了系列幸福教室课程李虹霞说。

    
一年级开学第一天,李虹霞的幸福教室布置一新,最引人注目的是黑板上挂着的几十个彩色气球,每个气球上面写有新生的姓名。妈妈,快来看,这个彩球上有我的名字!第一个进教室的小家伙大叫。很快,彩球吸引了所有的孩子,他们大声喊了起来,还不时缠着家长问另外气球上的名字。

    
就这样,名字就成了班级开学第一课的活教材。师生利用名字相互介绍,在结识一个好朋友的游戏中,孩子们不知不觉认识了好多小朋友的名字;识字最多的孩子被评为识字大王,接受大家的采访,介绍识字经验:受到启发的孩子们纷纷表达自己的识字愿望……孩子们识字的欲望被点燃了!就这么简单,孩子们对识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生活中识字自然而然地开始了。李虹霞说。

    
他们的班本课程长好第二张脸,倡导学生先扔掉橡皮,不急不躁,认真写字,让学生在写字的过程中慢慢体味直线的耿直、曲线的婉转,学习方的端正、圆的包容。幸福教室的孩子,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地方,真正做到了提笔即练字。只要有汉字,就要心怀敬意地去书写,长好自己的第二张脸

    
李虹霞教语文课,她不仅注重引导学生学好语文,更重要的是,引导学生喜欢语文。她带着孩子们走进有趣美丽的语文世界,让孩子们明白语文源自生活,让孩子们自己探寻语文,体会语文的美丽;不是习得多少知识,而是让学生喜欢上语文。

    
她曾在自己的班级做过一个调查,三年级下学期她开始担任该班语文教师,当时调查对语文课的喜欢程度,全班仅有4人喜欢语文,占13.3﹪,一个月后再调查,全班对语文的喜欢达到100﹪,学生还特别标注:非常喜欢。学生的阅读量更是显著增大,从过去3年的人均阅读2.6本书,到一学期人均阅读12本书。学生的语言积累量也让家长和同行意想不到,3个学期共背诵课本以外的古诗98首、古代散文10篇、现代诗歌24首、散文9篇。

    
李虹霞对自己的幸福教室有着全新的定位:这里不仅是一个接受知识的场所,也是拥有无数成长故事、充满精神力量的气场,它有无穷的引力,是师生的精神家园;这里能给孩子打开一片语言的天空,让孩子们精神自由飞翔,情感健康成长。

    
与李虹霞幸福教室一样,在尝试教室重建的还有河南省洛阳市西下池小学校长李艳丽。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学校正式启动了生态教室建设,生态教室重点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用对色彩,二是环境生活化,三是引入经典。在他们的生态教室里,不仅有图书角、生态角,还有学生共商形成的美丽规则,比如你怎么对待别人,别人就怎么对待你当大家分享观点时你要倾听。这些来自学生的美丽规则,正在营建着民主的氛围,让学生在教室里以民主的方式过一种准公民的生活。

    
一间教室能给孩子们带来什么,取决于教室桌椅之外的空白处流动着什么。空白处应该流动着什么,也许是梦想、真诚、民主、友爱、故事……

    
教室重建是在课改背景下的一个全新命题,教室重建的背后是观念的重建,重建意味着可以让学生坐在与众不同的教室里,可以让学生度过一种自由完整的教室生活。期待有更多的学校自发地加入到教室重建的行列,期待在教室重建的过程中诞生一部系统完整的教育学。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